全国体育新闻工作者足球联赛

广泛开展 让城市广场舞成为大众健身的更好载体

2017-12-11 10:52中国体育报

  山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社会学系 王 芳

  2017年10月24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胜利闭幕。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广泛开展全民健身活动,加快推进体育强国建设,筹办好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这是对体育战线发出了动员令,吹响了冲锋号。我们必须深刻认识建设体育强国的丰富内涵,全面落实全民健身国家战略,不断提高人民健康水平。

  近些年来,几乎在中国每个城市的社区广场、休闲公园以及其他公共空间都能见到一种被称为“广场舞”的休闲健身活动,成为中国城市生活中的一道独特却又高度雷同的城市景观。

  广场舞为什么会吸引来这么多的中老年受众呢?从表面来看,广场舞作为一种积极、健康的休闲娱乐的方式,有利于参加者的身心健康,又不同于一般的体育运动,广场舞在组织方式上表现出一种追求规模更大、动作更统一、整体感更强的“大场面”效果,在这样的“大场面”中更能体验到身体的酣畅和心理上的愉悦。又因为广场舞是一种健康又低成本的公共娱乐方式,从经济学的角度看符合成本选择偏好理论,从文化传统的角度看体现了中国人勤俭节约的民族品格。

  从深层次来看,广场舞的受众群体大多是退休或者即将退休的中老年人。家庭方面来说,随着中国家庭交往模式的改变,在传统社会中,人们习惯于三世同堂、承欢膝下,而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城镇化的推进,人们的谋生手段和就业形势走向多样化。传统的家庭形式被打破,越来越多的家庭呈现“一家三口”的模式,同时空巢老人也越来越多。生活无忧而身体健康的他们需要走出家庭、走进社区、走向社会,去寻求新的生活方式,以填补和丰富自己略显单调的退休生活。广场舞让退休老人拥有自己的朋友、姐妹,让大家一起分享快乐、分担苦痛,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广场舞而产生。上海市人大代表、国家一级演员陈甦萍在对广场舞进行了为期八个月的调查后宣布:“广场舞已经成为中国大妈新生活的有效载体。”在深入了解广场舞大妈的生活状态后,她有了这样的结论:“不是大妈造就了广场舞,而是社会的变迁让她们别无选择。”

  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广场舞的兴起是集体主义的延续。虽然没办法对广场舞受众给出一个具体的年龄标准,但是按照55周岁退休年龄的推算,他们大多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完成学业、进入职业生涯,并且在广场舞兴起的近几年退休或即将退休,从生命历程的时代跨度来看,他们经历了当代中国最剧烈的变革和社会转型。而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前完成学校教育,意味着在中国的集体化时代或集体化延续期度过他们的成长阶段,其基本的人格塑造也在这个过程中基本定型。当年轻时代的“广场舞大妈”带着集体化人格进入职业生活,却迎头赶上市场化改革所驱动的“去集体化”过程。她们尚未来得及释放集体人格的力量,便将所有社会生产的集体镜像束之高阁,而且不得不面对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相互审视、相互比照和冷漠较量的个体化时代”。所以,在“广场舞大妈”的生命历程中普遍经历了一场深刻的结构性变迁,市场化改革使得她们这一代人特有的集体人格长期被个体化社会所压制,直到她们退出或即将退出职业生活时才获得自由释放的空间。

  广场舞的本身并不是一个问题,它的治理才是真正的问题。

  为什么呢?从权利的角度来看,当广场舞的噪音影响到身边居民、当广场舞所占的场地妨碍到附近群众,此时应该站在“广场舞大妈”的角度还是受打扰群众的角度呢?然而无论从谁的角度来看,都各有各的道理,便会陷入主体界定不一致的困境,使得广场舞纠纷成为死结。

  从城市发展管理的角度来看,是应该纳入管理范围?还是顺其自然发展呢?从广场舞扰民事件中不难看出,多数广场舞属于自发组织团体,从无到有,逐步发展壮大。成员鱼目混杂,不易管理,极易引起社会问题,与构建和谐社会的宗旨相违背。如果任其自然而为,广场舞的发展难以为继。要降低甚至消除这种状况,就应建立相应的管理机构。

  如何解决广场舞面临的问题呢?政府占主导、人民是保障、社区为辅助。公民拥有公共休闲环境是广场舞得以进行的基本条件。解决社会矛盾时,政府应发挥主导地位,提供丰富的公共体育资源,建立完善的法律法规,鼓励广场舞爱好者自我监督,政府部门要采取监管,加大对公共设施的投入力度。

  缓解广场舞困境,需要对公共空间的运行秩序进行有效管理。从较为长远角度看,最有效的办法还应加大城市体育休闲公共空间建设的投入力度,完善城市功能区的规划布局,提供更多的广场、体育公园、健身步道等适宜人们休闲健身的场所,使市民日常生活区域与休闲健身活动区域进行分离,让广场舞既能满足人们的基本健身需求,而又不至于影响到周围居民的日常生活。在养老问题日益突出的时代,正视和重视老年人的合理需求,合理规划有限的空间资源并提供相应的产品,是一个课题。这就需要城市规划建设布局更多地考虑老百姓的文化休闲需求。另外,引导更多的资金投向养老产业,提供多样化的产品,满足中老年人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政府还应多些细致的策略,比如在老人活动地段设置分贝测试仪,一旦声音高到设定的分贝数,可以善意地提醒等。

  无论是广场舞参与者还是受影响者,提高全民素质是解决纠纷的保障。前一段时间,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关于广场舞的《通知》就是规范广场舞行为的重要举措。除了政府的积极作为、正面引导外,群众之间的相互理解与宽容、为他人多考虑一分的这种公共精神也是解决广场舞扰民问题的关键所在。

  当然公共空间还需强调公共治理。广场作为一种公共资源,既是共享空间,也是共为空间,其作为开放的公共空间,需要公众的共同守护、共同作为和共同治理。

  为缓解广场舞困境,首先,可以成立相应的管理机构,也可以鼓励各个社区尝试自己的治理方法,调动居民的才能,设计解决方法。只要充分沟通,相互尊重,办法一定比问题多。其次,管理机构可以对成员活动时间、活动方式、活动地点进行规定,并积极与附近居民、企业与商家进行协商,尽量降低对他人的影响。最后,管理组织还要负责对成员的管理,如垃圾收集、环保宣传等,积极融入到当地城区管理之中,将休闲娱乐与绿色、可持续理念结合起来,降低人们对这一群体的抵触心理。

  现如今,广场舞成为深受广大群众喜爱的文化体育活动,在全国蓬勃开展。我们在全面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的过程中,深刻领会和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通过发展广场舞等群众活动,不断丰富人们的社会体育文化生活,促进我国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目标迈进,谱写全民健身新篇章。

相关阅读

© 2003-2019 北京极速分分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hina Interactive Sports Technology Invention Co., Ltd.

关于我们|招聘信息|联系我们|投稿邮箱:sport@sports.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0105094ICP经营许可证:客服及报障电话:010-67158866-800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客服及报障邮箱:800@sports.cn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京)字第08305号